管家婆一肖中特高手论坛|三连肖

主任律師:呂綠化

服務熱線:0839-3222684

首頁 >> 律師論文、評論 >>論文 >> 被告人認罪認罰,律師卻還他清白
详细内容

被告人認罪認罰,律師卻還他清白

        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呂綠化刑辯團隊在無數次刑事辯護中,經常遇見被告人喊冤認為自己沒有犯罪,辯護律師便根據被告人所述的冤情認真查閱案件材料和收集證據,研究相關法律,盡力幫助喊冤的被告人洗清罪名,是刑辯律師一項經常性工作。

        但對于被告人自認為有罪,并認罪認罰,特別是相關司法部門也認為被告人構成犯罪,并根據被告人認罪認罰的悔罪態度從輕處罰時,辯護律師則認為被告人不構成犯罪而為其作無罪辯護,這對于刑辯律師來說是一個相當困難的過程。由于律師所作的無罪辯護不僅與檢察機關的指控,甚至法院的判決相悖,而且與自己辯護的被告人的認識和訴求不一致。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司法機關的人員對于律師所作的無罪辯護是很不滿意的,甚至認為辯護律師超越了被告人的意志而故意為難。但有些案件正是通過辯護律師的堅持和努力,還了認罪認罰被告人的清白。

        被告人誤以為自己有罪一般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自己以為作了某件違法犯罪的事情,但事實上他并沒有作過該事情,二是被告人以為自己所作過的事情是犯罪的,但該行為依法并不構成犯罪。對于后者,由于認知刑法規定的犯罪構成要件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過程,一些缺乏專業法律知識的被告人,有時會錯誤的判斷自己行為的法律性質,將并不是犯罪的行為誤認為是犯罪,為了得到從輕處罰認罪認罰。而一些司法部門的人員有時同樣也會產生錯誤的認識,將一些不是犯罪的行為,認為是犯罪,并對其進行刑事處罰。因此,作為刑事辯護律師,必須具備非常專業的法律知識,同時還應當具有高度的責任感和擔當精神才能勝任一些疑難復雜刑事案件的辯護,為無罪的被告人還其清白。

案例1:張某非法經營案

        呂綠化刑辯團隊辯護的張某非法經營一案。張某系從事樹苗經營的個體戶,長期無證從事樹苗販運。當他得知廣元市元壩區公安機關對他非法經營銀杏樹苗的行為已經立案偵查時,為了爭取從寬處理,張某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并如實交代了自己沒有經營樹苗的資格和許可證,多次販賣樹苗的犯罪事實,以此請求從輕處罰。經審查,公安機關認為張某多次無證將四川省蒼溪縣的銀杏樹苗販運至廣元市元壩區銷售獲利的行為構成了犯罪,將其拘捕后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同樣認為張某構成犯罪,以本院認為,被告人無視工商法規,非法從事商業活動,經營數額達74.4萬元,其行為已經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構成非法經營罪向廣元市元壩區法院提起了公訴,要求對張某處以刑罰。

        在開庭審理中,公訴人舉出相關證據并提出了被告人張某無證販賣樹苗的行為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構成了非法經營罪,但被告人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認罪悔罪態度好,可以對其從輕處罰的公訴意見。被告人張某當庭對無證販運樹苗的事實供認不諱,認罪悔罪,請求法院對其從輕處罰。但辯護律師則根據本案的事實,結合相關法律規定,行使律師獨立辯護權的權能,認為張某雖然無證販運樹苗,但該行為不僅不具有社會危害性,而且還有利于農村及農戶的經濟發展,其行為不符合非法經營罪的主客觀犯罪構成要件,依據罪行法定原則和刑法的謙抑性原則,其無證販運樹苗的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當庭從張某無證販運樹苗的行為性質和法律適用上作了無罪辯護。

        休庭后,合議庭的法官對辯護律師的意見認真研究后與公訴機關交換了意見。在一審判決前,公訴機關主動向法院提出了撤回起訴的申請。廣元市元壩區法院裁定:準予廣元市元壩區檢察院撤回起訴。

        張某被羈押5個多月,以無罪之身釋放回家,之后辦理了相關許可證,繼續從事樹苗販運。

案例2:張某、田某職務侵占案

        四川一農業公司在經營過程中,其監事張某,董事長田某在公司股東股權轉讓過程中,用公司的資金300萬元支付了退股股東的出資款,并將退股股東的股份分配給了自己。當得知有人舉報他們抽逃出資、虛假出資之后,為了獲得從輕處罰,2人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公安機關以涉嫌抽逃出資罪對2人刑事拘留。但檢察機關認為,該2人用公司的資金支付給退股股東,并將退股股東的股份分配給自己,屬于罪行更為嚴重的職務侵占行為,將2人以職務侵占罪起訴到法院。在一審庭審中,2被告人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是職務侵占,僅僅是抽逃出資,而且具有投案自首的行為,請求從輕處罰。但一審法院仍然以職務侵占罪判處張某有期徒刑8年,田某有期徒刑55個月。該2人不服一審判決,向中級法院提出了上訴。

        呂綠化刑辯團隊作為該案二審辯護律師,認為該2人的行為雖然有不符合行政法規及民事法律的相關規定,但該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也不符合職務侵占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對其作了無罪辯護。但二審法院仍然維持了一審判決。該2人根據生效判決移送監獄服刑后,呂綠化刑辯團隊繼續為其提供法律幫助,提出了申訴請求再審。

       最終,四川省高級法院對該案再審后以(2018)川刑再14號刑事判決書,采納了辯護律師的意見,認為張某、田某的行為“屬于民事法律行為,不構成刑事法律關系中的犯罪行為”。判決撤銷原審裁判,改判張某、田某無罪。該2人在被羈押4年之后無罪出獄并獲得國家賠償。

        以上兩起案件說明,一些行為人雖然自認為犯罪,并且為了得到從寬處罰,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認罪認罰,而一些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法院的相關人員也認為此人的行為構成了刑事犯罪,甚至做出了有罪判決,但該行為人其實在事實上和法律上也可能是無罪的。因為法律上對于行為人行為性質的認定是嚴格按照《刑法》的規定來判斷和界定的,不論行為人是否認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構成犯罪,只要行為人的行為具有社會危害性,并符合《刑法》所規定的犯罪構成要件,行為人即構成犯罪,否則便是無罪。而在實踐中,被告人對于自己行為有罪和無罪的判斷與《刑法》的規定有時并不一致,被告人有可能會做出錯誤的有罪認識,甚至有時司法部門的相關人員也可能作出錯誤的判斷,對其作出錯誤的刑事處罰。在這種情況下,辯護律師不應盲從于被告人的有罪認識及司法部門一些人員的認識,不受被告人及其他人員和部門的認識和意志約束,而應充分意識到刑辯律師肩上的重托,忠于職守,敢于擔當,為了維護法律的公平正義,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行使獨立的辯護權,為被告人提供專業精致的法律支援,讓無罪的人免受牢獄之災,使自認為有罪的被告以無罪之身有尊嚴的重返社會。(附:相關法律文書)

 

1.jpg

2.jpg



技术支持: 四川圣百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管家婆一肖中特高手论坛 上海快三 辽宁快乐12 喜乐彩 3d开机号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 四海策略 弘信策略股票配资 贵州11选5 篮球比分网90 股票分析方法报纸 中国的日本女优 辽宁11选5 日本女优陈怡 福建快3 财富牛配资 黑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