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一肖中特高手论坛|三连肖

主任律師:呂綠化

服務熱線:0839-3222684

首頁 >> 刑事案件 >>無罪刑事判決案件 >> 國有大型企業領導玩忽職守罪無罪判決書
详细内容

國有大型企業領導玩忽職守罪無罪判決書

呂綠化、蒲雨聲承辦。國有大型企業領導玩忽職守罪無罪判決書

 

    辦案要旨:該案因中央審計署審計結論認定“中核集團821廠原領導涉嫌瀆職造成國有資產損失1.3億元”,由中央主要領導親自簽批,公安部部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親自督辦的案件。該廠兩任廠長均被逮捕關押。我們作為辯護人對于中央審計署的審計結論無力提出異議。但從刑法上考慮,即便審計結論正確,該兩任廠長也不構成犯罪。辯護人主要以刑法總則第12條“從舊兼從輕”的原則及刑法的適用等方面進行了無罪辯護。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意見,判決兩被告人無罪。檢察院立即提起了抗訴。廣元市中級法院審理后裁定,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  辯護律師:呂綠化、蒲雨聲

 

 

四川省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05)廣中刑初字第114號

公訴機關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李循發,男,生于1937年10月15日,漢族,出生地湖北省武漢市,大學文化,中共黨員,國營八二一廠退休干部,住廣元市市中區三堆鎮國營八二一廠宿舍。2003年8月19日因涉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廣元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2月31日被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現在家候審。

辯護人蒲雨聲,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永田,男,生于1941年10月10日,漢族,出生地吉林省榆樹市,大學文化,中共黨員,國營八二一廠退休干部,住成都市武候區小天西街一號華西賓館宿舍。2003年8月18日因涉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廣元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2月31日被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現在家候審。

辯護人呂綠化,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以廣區檢刑訴(2005)7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犯玩忽職守罪,于2005年6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游斌、向德榮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李循發及其辯護人蒲雨聲,被告人李永田及其辯護人呂綠化等到庭參加訴訟。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兩次申請延期審理。本案經合議庭評議,并報請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現已審理終結。

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指控,1992年12月,時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的李循發與該廠總會計師李永田等一行四人到廣東省南海市大瀝鎮雅瑤鄉參觀了雅瑤鋁型材廠,隨后與當地村民黎加強達成合作辦廠意向。1993年4月13日南海市大瀝鎮雅瑤經濟聯合社派人和黎加強一道前往國營八二一廠,與該廠主要領導進行洽談,決定合作辦廠。同年4月28日,國營八二一廠派人前往南海市與黎加強簽定了《五洲鋁型材廠聯營合同書》,約定總投資 3376 萬元,其中第一期工程投資總額 2776 萬元,國營八二一廠認股52%,出資1451.6萬元,黎加強認股48%,出資1324.6萬元,合同還明確了董事會成員,由李循發任董事長,黎加強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李永田于1993年10月被任命為董事,在對該項目建設既無設計,又無概算和預算的情況下,即約定以 2276 萬元的投資總額由黎加強總承包,實行“總費用包干,節約歸己,超支自負”。李循發又于 1993 年7月、11月和1994年4月三次主持召開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調整投資規模商討會”,就黎加強的要求在未經考察論證和概算、預算的情況下,分別增加投資1500萬元、1800萬元和54 萬元,將工程投資總額擴大為6130萬元。1994年4月,李循發代表國營八二一廠與黎加強和雅瑤經濟聯合社簽定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聯合經營補充合同書》,增加雅瑤經濟聯合社為股東,將工程投資總額調整為 6130 萬元,將認股和出資比例調整為國營八二一廠占52%,黎加強占33%,雅瑤經濟聯合社15%,其它內容基本不變。其后,國營八二一廠應投資 3187.6萬元,雅瑤經濟聯合社應投資945萬元陸續全部到位,而黎加強應投資2022.9萬元,除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 600 萬元,其余投資未入鋁型材廠的帳。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派往鋁型材廠的幾位副廠長均向李循發提出黎加強在建廠過程中存在著投資不到位、擠占國營八二一廠生產流動資金、收支不入帳以及在經營管理中存在的諸多問題,認為不宜與黎加強繼續合作。李循發遂決定收購黎加強的股份,經過多次討價還價,與黎加強簽定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內部轉化股份協議書”,按黎加強以項目總投資的33%計算,黎加強占有股本金2022.9萬元,但協議不僅未扣減黎加強占用國營八二一廠流動資金403萬余元,反而以2488萬元收購黎加強股份,在此基礎上抵扣黎加強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 600 萬元,國營八二一廠自1995年4月至1998年7月將收購股本金1888萬元全部支付完畢,經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司法會計鑒定確認,1993年4月至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原主要領導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共計造成國有資產直接損失為8682129.12元。指控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分別擔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和總會計師期間,在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由于嚴重不負責任,致使國有資產遭受特別重大損失,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之規定,應當按照 1979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以玩忽職守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并出示了相關證據支持其指控意見。

被告人李循發辯稱,在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背景是當時南巡講話后,中核總(核工業部)在貫徹小平南巡講話會上明確提出,要把核工業所屬大、中廠礦實行三推(推向城市、推向市場、推向沿海),并點名批評了八二一廠坐吃維護、維持費,等、靠、要思想嚴重;八二一廠當時的形勢不好,軍品停了,軍轉民合肥紡織纖維總廠、成都鋁箔廠、廣興鋁廠等項目因沒錢全停下了;加之國家對核安全的要求,以及1992年一季度,鋁廠經營對頭,盈利1000多噸,當時就想用這筆錢再搞一個項目。八二一廠建立五洲廠的決策過程、投資建廠過程是嚴肅認真的,轉讓時是雙方經過談判后達成的協議,并經廠務會討論同意了的,并向有關領導進行了口頭匯報。

辯護人蒲雨聲辯護稱,針對李循發在南海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應當以玩忽職守罪論處的指控,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依法宣告被告人李循發無罪。第一,被告人李循發在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無嚴重不負責任的事實口。1、對于在南海投資建設鋁型材廠,有明確的政策依據,進行了民主的討論決策、詳實的調查和考證。小平同志南巡講話后,市場經濟建設加快步伐,中央領導人也提出加速軍轉民項目建設,李循發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帶領廠決策層參加中核總組織的科技民品工作研討會,并組織到南海市考察已經成熟的鋁型材加工項目,并委托黎加強為八二一廠在合肥的鋁型材廠購買鋁型材加工設備,由于合肥廠報價太高,最終放棄該項目。隨后八二一廠領導集體決定在南海建設鋁型材廠,并多次召開廠務會議討論。并派李永田、葛金元、張顯貴、蔣宜興等相關人員多次前往南海考察、洽談。1993年4月13日,黎加強、大瀝鎮雅瑤經濟聯合社來人在八二一廠與八二一廠領導集體進行了磋商,并經過計劃處和基建處對項目建設形成了完整的概算和計劃,并在形成了集體意見的情況下,派財務處長、計劃處長、法律顧問到南海簽訂了聯營合同。2 、李循發在投資過程中,無失職行為。首先,821廠在異地建廠,難以按合同控制鋁型材廠建設,因此采取總承包的方式,不失為一種較好的規避風險的方式。同時總承包后還指派了相應人員對工程進行監管。其次,在增加投資上,嚴格接照投資項目的增加,逐項增加,保證了工廠規模和技術上在建成后具有竟爭價值,也避免了資金流失。南海鋁型材廠在建設之初,并不包含氧化著色工藝,年設計產量僅為 6 千噸,也沒有發電機組等。隨著市場變化,八二一廠領導集體多次討論決定產量擴大一倍,增加氧化著色工藝,增加發電機組。由此,南海廠投資總額增加為6130萬元。同時,將聯營方式、投資規模等上報至核總燃料局、計劃局,并轉報至核工業部計劃局。中核總公司下文肯定了該項目的投資規模和合作方式。3、在購股過程中,被告人李循發并無失職,也未對國有資產造成損失。1995年初,由于與黎加強的合作無法繼續,為使國有資產不受損失,在南海廠已經進入試投產的情況下,八二一廠領導集體決定收購黎加強占有股份。在進行購股談判中,雙方均有收購對方股份的意愿。黎加強提出該廠價值1.2億元,而八二一廠提出 8000 余萬元的價格,最終協商結果為 9000 萬元左右,由此確定黎加強股份價值為3000萬元左右,并減除了占用的流動資金403萬元和以南海廠名義的貸款 600萬元,實付黎加強股份轉讓款1888萬元。對對方股份價值計算,是按照投資金額加上占用資金利息得出,符合市場規律和商業慣例,并未造成國有資產損失。轉股協議的表述上存在瑕疵,并沒有完整表述轉股過程和清楚表述黎加強股份真實價格,造成南海廠無法減賬。第二,無認定李循發犯玩忽職守罪的法律依據。該案發生在1993年4月至1995年3月間,介于1979刑法與1997刑法之間。1979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了玩忽職守罪,1997年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規定了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但該條確定必須有徇私舞弊行為,方認為是犯罪。本案而言,李循發沒有徇私舞弊行為,故根據1997刑法第十二條,即使李循發存在玩忽職守的行為,也不應當認為是犯罪。公訴機關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第二條來認為李循發構成犯罪不當。該修正案明確規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也就明確排除其溯及既往的效力。因該修正案于1999年12月25日公布實施,故不能適用本案。

被告人李永田辯稱,其行為不構成玩忽職守罪的主觀和客體,收購股份時是扣除了403萬占用資金,轉股協議中的數額是錯誤的,收購股份的價格是經多次討價還價的結果。

辯護人呂綠化辯護稱,被告人李永田無論在事實上,還是在法律上,均不構成犯罪。第一,李永田在決策和投資過程中沒有嚴重不負責任的玩忽職守行為。在1996年10月之前,李永田任八二一廠總會計師,而在1993年決定到廣東南海投資時,主要是廠長、黨委書記、分管副廠長等做出決定。作為總會計師,其主要職責是如實報告廠里的資金情況,而李永田履行了自己的職責。當時的政治環境是貫徹鄧小平南巡講話,八二一廠當時的指導思想是跳出山區到沿海,加速軍轉民的建設。在這種情況下,八二一廠多次召開會議,廠長親自到南海進行考察,并指派了財務處長、計劃處長、法律顧問等人到南海簽訂聯營合同。在聯營過程中的增加投資也是經過廠長主持相關會議決定。從當時李永田的職務來看不屬決策人員,不可能決定或阻止該項工作。且當時選擇到南海投資具有自身優勢的項目是適當的。二、在本案中,不能證實黎加強未投資及李永田有監督不力的行為。1994年5月以后,李永田到南海廠任副總經理。此時,黎加強與南海廠已簽訂了“總承包”協議,約定總承包費用為 6130 萬元,并且“總費用包干,節約歸己,超支自負”。因此,根據該承包合同,該工程承包給黎加強之后,該項工程到底實際支付了多少費用已不重要,對八二一廠也無實際意義。重要的是該項工程是否如期完工,是否達到設計要求及合同約定。而作為李永田與王治理、高勇等人在督促黎加強加快工程進度保證工程質量的同時,對八二一廠的基建資金進行了清理,查出了黎加強占用了八二一廠 500 余萬元的流動資金,并在收購黎加強股份時進行了扣除。雖然黎加強的投入沒在帳務上反映,但不能就此認為黎加強沒有投資。第三,收購黎加強的股份應為 2900 余萬元,而非2488萬,不存在工作不負責任造成國有資產800余萬元的流失。該廠建成后,八二廠派往南海工作人員均反映與黎加強無法合作,為了保障正常生產和管理,八二一廠作出了收購黎加強股份的決定,由于當時廠剛建成,而且前景看好,收購黎加強股份必須考慮市場規則和商業慣例。為此,李循發找到大瀝鎮及南海市的主要領導支持,經過多方努力,黎加強同意轉股,但提出了鋁廠的總價值為 1.2億元,經過多次協商和討價還價,最后以鋁廠總價值為9720萬元,黎加強占33%的股份為3207萬元,減去黎加強占用的流動資金591萬元及利息43萬元,再減去黎加強的貸款600萬元,共應支付黎加強1973萬元,在此基礎上雙方再進行協商,最后確定給付黎加強1888萬元。可見,在該過程中李永田不存在工作不負責的問題。最終將鋁型材廠總價值確定為9700余萬元,而非所投資的6130萬元,也完全符合市場規劃。況且,在談判購股過程中,黎加強曾提出,以同等的條件收購八二一廠的股份,而八二一廠予以拒絕,如果八二一廠當時同意出售股份,按王治理的計算,八二一廠可獲利 2000 余萬元,正因為鋁材當時市場行情好,鋁廠前景看好,收購股份,必然要高出成本價,而當時收購黎加強的股份是八二一廠的決定,李永田必須忠實執行。第四,起訴指控李永田犯玩忽職守罪屬適用法律錯誤。指控的事實發生在1993年至1995年3月,立案偵查的時間為 2003 年8月,公訴機關認為按照1979年刑法第187條之規定屬玩忽職守,按照1999年12月15日刑法修正案第二條規定,構成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公訴機關的這一認識顯然是錯誤的。首先,按照法不溯及既往的刑法原則,刑法修正案不應當溯及以往,且該修正案第9條明確規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特別是2002年6月4日最高人民

法院在重慶召開的經濟犯罪案件座談會紀要中明確指出:對于1999年12月24日刑法修正案實施前發生的國有公司、企業人員瀆職行為(不包括徇私舞弊的行為)尚未處理或正在處理的,均不能按照刑法修正案追究刑事責任。由此可見,李永田的行為不應適用刑法修正案的規定。本案發生在1993年至1995年,立案偵查的時間為2003年8月,因此,應當適用1997刑法。而從偵查機關的偵查材料及公訴機關的起訴來看,李永田沒有徇私舞弊的任何行為,根據1997年刑法第12條的規定,被告人李永田不構成犯罪。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李循發于1992年6月22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任命為國營八二一廠廠長,1996年10月4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免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職務。其間,1993年10月5日被確定為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董事長。

被告人李永田于1990年9月18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核燃料局同意任八二一廠總會計師。1996年10月4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聘任為國營八二一廠廠長,2001年1月6日被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免去八二一廠廠長職務。其間,1993年10月5日被確定為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董事。

1992年12月,時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的被告人李循發、總會計師被告人李永田等人到深圳參加“中國海外投資經濟技術交流會”。期間,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一行四人到廣東省大瀝鎮縝雅瑤鄉參觀了雅瑤鋁型材廠,并于1992年12月14日同當地村民黎加強簽訂了委托其購買三臺擠壓機的意向書。被告人李循發回廠后,于同12月17日晚在廠務會上通報了參加交流會及參觀鋁型材廠的情況,提出了準備投資鋁型材項目的想法。會議記錄中沒有反映對投資鋁型材項目進行討論和與會人員提出不同意見。國營八二一廠于1993年1月 12日與黎加強達成合作意向。其后,被告人李循發派王治理(財務處處長)、蔣宜興(計劃處處長)等人與有參與合作意向的中國農業銀行廣元市分行的同志一同前往南海市進行考察,發現當地市場已趨飽和,電力供應不足,黎加強的資產有限等情況后,農行廣元市分行認為風險大決定退出。

1993年4月12日,黎加強與雅瑤鄉政府負責人葉容秋、原錦標等四人來到八二一廠,表示同意合作5000噸鋁型材項目、并與八二一廠領導集體進行項目合作洽談,決定合作辦廠,并于同年4月28日派人前住南海市與黎加強代表的雅瑤經濟聯合社簽定了《五洲鋁型材廠聯營合同書》,約定總投3376萬元,其中第一期工程投資總額 2776萬元,八二一廠投資52%即1451.4萬元,大瀝鎮雅瑤經濟聯合社投資48%即1324.6萬元,同時還約定注冊資本800萬元,八二一廠認繳52%即416萬元,雅瑤經聯社投資48%即384萬元。合同還明確了董事會成員,由被告人李循發任董事長,黎加強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并約定以2776萬元的投資總額由黎加強對該廠建設工程總承包。

被告人李循發于1993年7月29日、11月17日、1994 年4月8日三次主持召開了南海五洲鋁型材廠調整投資規模商討會,分別增加投資1500萬元、1800萬元和54萬元。并將工程投資總額擴大為 6130 萬元,將投資比例及注冊資本認繳比例均調整為八二一廠占52%,黎加強占33%,雅瑤經聯合社占15%,其他內容不變。其后,八二一廠應投資3187.6萬元及雅瑤經聯合社應投資945萬元全部到位。因五洲鋁型材廠的建設被黎加強以總承包形式承包,黎加強在工程建設中投入的資金額,除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600萬元外,其余投資未入五洲鋁型材廠帳。

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派往鋁型材廠的幾位副廠長均向被告人李循發提出黎加強在建廠過程中存在著投資不到位、擠占八二一廠生產流動資金、收支不入帳以及在經營管理中存在的諸多問題,認為不宜與黎加強繼續合作。八二一廠遂決定收購黎加強的股份。經過多次討價還價,雙方簽定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以2488萬元收購黎加強股份,在此基礎上抵扣黎加強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 600 萬元,國營八二一廠自1995年4月至1998年7月將收購股本金1888萬元全部支付完畢。

經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司法會計鑒定確認,1993年至1995年 3月,國營八二一廠原主要領導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共計造成國有資產直接損失為8,682,129.12 元。

上述事實,有經控方舉證并經當庭質證的下列證據證實:

1 、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的任免職文件。證實二被告人的國家工作人員身份。

2 、證人葛金元、張顯貴、卓淑蘭、王明全、許代貴、蔣宜興、王治理、葉容秋、黎加強的證言。證實國營八二一廠決策建廠并由黎加強總承包基建工程經過。

3 、廠務會記錄。證實李循發在南海考察后在八二一廠1992年 12月17日晚上召開的廠務會上通報了考察情況,并決定投資鋁型材廠,其他廠領導未提出反對意見。

4 、聯合經營鋁型材合同書。證實八二一廠于1993年元12日由李循發與雅瑤鋁材廠黎加強簽定聯合經營鋁型材合同書,委托雅瑤鋁型材廠代八二一廠進口臺灣產鋁型材擠壓加工機6臺。

5 、證人蔣宜興、王治理、薛秀鳳、黃云英、鄭可山、文高永、原景標的證言。證實工程在建期間,黎加強資金未到位及四次增加投資,未經廠務會研究并上報有關部門批準。

6 、聯營補充合同書。證實1994年4月簽定的合同書增加黎加強為出資方,生產規模由原年產6000噸,擴大到年產12000噸,工程投資由2276萬元調整為6130萬元,增加投資3354萬元,八二一廠認股52%,黎加強認股33%,雅瑤經聯社認股15%。工程建設仍由黎加強總承包。

7 、調整投資會議紀要。證實1993年7月29日在成都華西賓館召開的董事會(擴大)會議,熔鑄車間按1萬噸規模設計,廠房面積擴大,生產設施相應增加,需增資30萬元;擠壓車間兩跨變三跨,面積增加1/3,需增資 80 萬元;氧化著色車間必須同步建設,設備、材料購置與安裝增加900萬元;發、配電廠房裝機制為4000KW,投資增加400萬元;倉庫增加投資90萬元。以上共增加投資1500萬元。

8 、第四次董事會記錄。證實投資總額擴大為6130萬元。

9 、關于增加基建投資的決定。證實1995年4月1日決定將1994 年4月8日核定該項目總投資為6130萬元,因辦公樓裝修提高標準及單身樓材料上漲等因素,同意將總投資調整到6300萬元。由于黎加強的股份已經轉讓給821廠,故170萬元投資由821廠和雅瑤管理區兩方按比例分攤。

10、南海五洲鋁型材廠董事會會議記錄。證實1993年11月16日在成都華西賓館召開的董事會上,決定增加投資1798.05萬元。

11 、八二一廠投資明細表。證實八二一廠在1994年12月30日按合同規定將應投資3186.6萬元全部投資到位。

12 、收據及取款憑條、現金日記帳。證實雅瑤管理區已按合同規定于1993 年12月28日至1995年5月4日將應投資款945萬元全部到位。

13 、證人王治理、文高永、黃云英、黎加強的證言。證實雙方因合作中出現矛盾,八二一廠決定收購黎加強的股份,按33%的股份付了股本及利息,最終協議核定為2488萬元,并扣除貸款600萬元。

14 、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證實黎加強將其所有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33%的股份核定資金 2488 萬元轉讓給八二一廠,減去黎加強以五洲鋁型材廠名義在連南工商銀行貸款600萬元,黎加強實得資金1888萬元。

15、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的供述。均證實國營八二一廠與雅瑤經聯社、黎加強合作辦廠的決策、增資、購股的過程。

上列證據來源合法,內容客觀真實,并能相互印證,證明案件的真實情況,應當予以采信。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循發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在擔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期間,對決定同雅瑤經濟聯合社、黎加強聯營建立南海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過程中,雖經廠務會研究,但沒有按照相關規定提交職代會討論,向核工業總公司報批立項,作出可行性研究報告、施工設計、投資概算、設備選型、工程預算,而決定建廠并與黎加強進行工程總承包;在四次增資的過程中,沒有召開廠務會進行研究以及對增資金額進行概算,也沒有上報主管部門批準;在收購股份過程中,沒有對資產進行評估及市場前景進行預測分析,對收購決定沒有交廠務會、職代會研究,也沒有上報主管部門批準,致使國營八二一廠在決策、增資、收購股份過程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被告人李永田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在擔任國營八二一廠總會計師期間,本應負責本單位有效地使用資金,進行成本費用預測、計劃、控制、核算、分析和考核,協助單位主要行政領導人對企業的生產經營、業務發展以及基本建設投資等問題作出決策,參與重大經濟合同和經濟協議的研究、審查,對違反國家財經法律、法規、方針、政策、制度和有可能在經濟上造成損失、浪費的行為,有權制止或者糾正。而其在國營八二一廠決定同雅瑤經濟聯合社、黎加強聯營建立南海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增資、收購股份過程中,未按規定履行自己的職責,致使國營八二一廠在決

策、增資、收購股份過程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本案中二被告人瀆職行為造成的損失數額,經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審計,1993年至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原主要領導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共計造成國有資產直接損失為 8,682,129.12 元。其中包括未扣減的占用八二一廠資金403萬余元以及收購股份時,多核定的資金465萬余元。但根據被告人供述及參與購股的證人證實,在收購股份時是扣除了占用八二一廠資金403萬余元的。且根據王治理當時所提供的購股方案看,當時在購股時已考慮到了占用的資金591萬(后經調整為403萬余元)。所以公訴機關指控未扣減占用八二一廠資金 403 萬元的事實不能成立。關于雙方購股時在沒有對資產進行評估及市場前景進行預測的情況下,以投資總額6130萬元為基礎,考慮高額利息計算出資產總額的方法沒有相關依據,根據總投資6130萬元,黎加強所占股份應為 2022.90萬元,扣除占用八二一廠流動資金403萬余元,以及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 600 萬元后,八二一廠也僅應支付1019萬余元,而實際支付1888萬元,多支付860余萬元。

二被告人玩忽職守的行為發生在1993年至1995年3月,損害結果從1995年3月雙方簽定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時就已經確定,資金的支付從1995年4月持續至1998年7月,本案的法律適用涉及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根據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構成玩忽職守罪。根據1999年12月25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第二條的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的規定,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的規定,玩忽職守罪的主體必須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而二被告人的身份僅是國家工作人員,不屬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范疇,故二被告人不符合該罪犯罪主體的規定,不構成玩忽職守罪,且其行為也不符合該法明文規定的其他犯罪特征。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從舊兼從輕原則,二被告人的行為不應適用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及1999年12月25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的規定,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公訴機關指控二被告人玩忽職守的事實成立,本案二被告人雖有玩忽職守的行為,并給國有資產造成特別重大損失,但根據從舊兼從輕、罪刑法定原則,不得對二被告人的行為定罪處罰,故其指控二被告人犯玩忽職守罪的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李循發及其辯護人蒲雨聲、被告人李永田的辯護人呂綠化關于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無嚴重不負責任的事實辯解、辯護意見,與審理

查明的其在決策、增資、購股過程中的玩忽職守行為不相符,本院不予采納。關于被告人李永田及其辯護人呂綠化、被告人李循發的辯護人蒲雨聲關于在收購股份時扣除了占用八二一廠資金403萬元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的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的辯解、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李循發無罪;

二、被告人李永田無罪。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覃  斌

審判員張三華


審判員文仕強

                                二00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王  敏

 

 

 

 

 

 

 

 

 

 


四川省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書


( 2006 )廣刑終字第 27號

抗訴機關(原公訴機關)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

原審被告人李循發,男,生于1937年10月15日,漢族,出生地湖北省武漢市,大學文化,中共黨員,國營八二一廠退休干部,住廣元市市中區三堆鎮國營八二一廠宿舍。2003年8月19日因涉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廣元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2月31日被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現在家候審。

辯護人蒲雨聲,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李永田,男,生于1941年10月10日,漢族,出生地吉林省榆樹市,大學文化,中共黨員,國營八二一廠退休干部,住成都市武候區小天西街一號華西賓館宿舍。2003年8月18日因涉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廣元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2月31日被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現在家候審。

辯護人呂綠化,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法院審理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犯玩忽職守罪一案,于2005年12月29作出(2005)廣中刑初字第114號刑事判決。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不服,提出抗訴。本院受理后,依以組成合議庭,于2006年2月2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游斌出庭支持抗訴,原審被告人李循發及其辯護人蒲雨聲,李永田及其辯護人呂綠化等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查明,被告人李循發于1992年6月22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任命為國營八二一廠廠長,1996年10月4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免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職務。其間,1993年10 月5日被確定為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董事長。

被告人李永田于1990年9月18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核燃料局同意任八二一廠總會計師。1996年10月4日被中國核工業總公司聘任為國營八二一廠廠長,2001年1月6日被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免八二一廠廠長職務。其間,1993年10月5日被確定為廣東省南海市 五洲鋁型材廠董事。

1992年12月,時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的被告人李循發、總會計師被告人李永田等人到深圳參加“中國海外投資經濟技術交流會”。期間,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一行四人到廣東省大瀝鎮縝雅瑤鄉參觀了雅瑤鋁型材廠,并于1992年12月14日同當地村民黎加強簽訂了委托其購買三臺擠壓機的意向書。被告人李循發回廠后,于同12月17日晚在廠務會上通報了參加交流會及參觀鋁型材廠的情況,提出了準備投資鋁型材項目的想法。會議記錄中沒有反映對投資鋁型材項目進行討論和與會人員提出不同意見。國營八二一廠于1993年1月 12日與黎加強達成合作意向。其后,被告人李循發派王治理(財務處處長)、蔣宜興(計劃處處長)等人與有參與合作意向的中國農業銀行廣元市分行的同志一同前往南海市進行考察,發現當地市場已趨飽和,電力供應不足,黎加強的資產有限等情況后,農行廣元市分行認為風險大決定退出。

1993年4月12日,黎加強與雅瑤鄉政府負責人葉容秋、原錦標等四人來到八二一廠,表示同意合作5000噸鋁型材項目、并與八二一廠領導集體進行項目合作洽談,決定合作辦廠,并于同年4月28日派人前住南海市與黎加強代表的雅瑤經濟聯合社簽定了《五洲鋁型材廠聯營合同書》,約定總投3376萬元,其中第一期工程投資總額 2776萬元,八二一廠投資52%即1451.4萬元,大瀝鎮雅瑤經濟聯合社投資48%即1324.6萬元,同時還約定注冊資本800萬元,八二一廠認繳52%即416萬元,雅瑤經聯社投資48%即384萬元。合同還明確了董事會成員,由被告人李循發任董事長,黎加強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并約定以2776萬元的投資總額由黎加強對該廠建設工程總承包。

被告人李循發于1993年7月29日、11月17日、1994 年4月8日三次主持召開了南海五洲鋁型材廠調整投資規模商討會,分別增加投資1500萬元、1800萬元和54萬元。并將工程投資總額擴大為 6130 萬元,將投資比例及注冊資本認繳比例均調整為八二一廠占52%,黎加強占33%,雅瑤經聯合社占15%,其他內容不變。其后,八二一廠應投資3187.6萬元及雅瑤經聯合社應投資945萬元全部到位。因五洲鋁型材廠的建設被黎加強以總承包形式承包,黎加強在工程建設中投入的資金額,除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600萬元外,其余投資未入五洲鋁型材廠帳。

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派往鋁型材廠的幾位副廠長均向被告人李循發提出黎加強在建廠過程中存在著投資不到位、擠占八二一廠生產流動資金、收支不入帳以及在經營管理中存在的諸多問題,認為不宜與黎加強繼續合作。八二一廠遂決定收購黎加強的股份。經過多次討價還價,雙方簽定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以2488萬元收購黎加強股份,在此基礎上抵扣黎加強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 600 萬元,國營八二一廠自1995年4月至1998年7月將收購股本金1888萬元全部支付完畢。

經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司法會計鑒定確認,1993年至1995年 3月,國營八二一廠原主要領導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共計造成國有資產直接損失為8,682,129.12 元。

上述事實,有經控方舉證并經當庭質證的下列證據證實:

1 、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的任免職文件。證實二被告人的國家工作人員身份。

2 、證人葛金元、張顯貴、卓淑蘭、王明全、許代貴、蔣宜興、王治理、葉容秋、黎加強的證言。證實國營八二一廠決策建廠并由黎加強總承包基建工程經過。

3 、廠務會記錄。證實李循發在南海考察后在八二一廠1992年 12月17日晚上召開的廠務會上通報了考察情況,并決定投資鋁型材廠,其他廠領導未提出反對意見。

4 、聯合經營鋁型材合同書。證實八二一廠于1993年元12日由李循發與雅瑤鋁材廠黎加強簽定聯合經營鋁型材合同書,委托雅瑤鋁型材廠代八二一廠進口臺灣產鋁型材擠壓加工機6臺。

5 、證人蔣宜興、王治理、薛秀鳳、黃云英、鄭可山、文高永、原景標的證言。證實工程在建期間,黎加強資金未到位及四次增加投資,未經廠務會研究并上報有關部門批準。

6 、聯營補充合同書。證實1994年4月簽定的合同書增加黎加強為出資方,生產規模由原年產6000噸,擴大到年產12000噸,工程投資由2276萬元調整為6130萬元,增加投資3354萬元,八二一廠認股52%,黎加強認股33%,雅瑤經聯社認股15%。工程建設仍由黎加強總承包。

7 、調整投資會議紀要。證實1993年7月29日在成都華西賓館召開的董事會(擴大)會議,熔鑄車間按1萬噸規模設計,廠房面積擴大,生產設施相應增加,需增資30萬元;擠壓車間兩跨變三跨,面積增加1/3,需增資 80 萬元;氧化著色車間必須同步建設,設備、材料購置與安裝增加900萬元;發、配電廠房裝機制為4000KW,投資增加400萬元;倉庫增加投資90萬元。以上共增加投資1500萬元。

8 、第四次董事會記錄。證實投資總額擴大為6130萬元。

9 、關于增加基建投資的決定。證實1995年4月1日決定將1994 年4月8日核定該項目總投資為6130萬元,因辦公樓裝修提高標準及單身樓材料上漲等因素,同意將總投資調整到6300萬元。由于黎加強的股份已經轉讓給821廠,故170萬元投資由821廠和雅瑤管理區兩方按比例分攤。

10、南海五洲鋁型材廠董事會會議記錄。證實1993年11月16日在成都華西賓館召開的董事會上,決定增加投資1798.05萬元。

11 、八二一廠投資明細表。證實八二一廠在1994年12月30日按合同規定將應投資3186.6萬元全部投資到位。

12 、收據及取款憑條、現金日記帳。證實雅瑤管理區已按合同規定于1993 年12月28日至1995年5月4日將應投資款945萬元全部到位。

13 、證人王治理、文高永、黃云英、黎加強的證言。證實雙方因合作中出現矛盾,八二一廠決定收購黎加強的股份,按33%的股份付了股本及利息,最終協議核定為2488萬元,并扣除貸款600萬元。

14 、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證實黎加強將其所有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33%的股份核定資金 2488 萬元轉讓給八二一廠,減去黎加強以五洲鋁型材廠名義在連南工商銀行貸款600萬元,黎加強實得資金1888萬元。

15、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的供述。均證實國營八二一廠與雅瑤經聯社、黎加強合作辦廠的決策、增資、購股的過程。

原判認為,被告人李循發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在擔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期間,對決定同雅瑤經濟聯合社、黎加強聯營建立南海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過程中,雖經廠務會研究,但沒有按照相關規定提交職代會討論,向核工業總公司報批立項,作出可行性研究報告、施工設計、投資概算、設備選型、工程預算,而決定建廠并與黎加強進行工程總承包;在四次增資的過程中,沒有召開廠務會進行研究以及對增資金額進行概算,也沒有上報主管部門批準;在收購股份過程中,沒有對資產進行評估及市場前景進行預測分析,對收購決定沒有交廠務會、職代會研究,也沒有上報主管部門批準,致使國營八二一廠在決策、增資、收購股份過程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被告人李永田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在擔任國營八二一廠總會計師期間,本應負責本單位有效地使用資金,進行成本費用預測、計劃、控制、核算、分析和考核,協助單位主要行政領導人對企業的生產經營、業務發展以及基本建設投資等問題作出決策,參與重大經濟合同和經濟協議的研究、審查,對違反國家財經法律、法規、方針、政策、制度和有可能在經濟上造成損失、浪費的行為,有權制止或者糾正。而其在國營八二一廠決定同雅瑤經濟聯合社、黎加強聯營建立南海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增資、收購股份過程中,未按規定履行自己的職責,致使國營八二一廠在決

策、增資、收購股份過程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

本案中二被告瀆職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數額,經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審計,1993年至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原主要領導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共計造成國有資產直接損失為 8,682,129.12 元。其中包括未扣減的占用八二一廠資金403萬余元以及收購股份時,多核定的資金465萬余元。但根據被告人供述及參與購股的證人證實,在收購股份時是扣除了占用八二一廠資金403萬余元的。且根據王治理當時所提供的購股方案看,當時在購股時已考慮到了占用的資金591萬(后經調整為403萬余元)。所以公訴機關指控未扣減占用八二一廠資金 403 萬元的事實不能成立。關于雙方購股時在沒有對資產進行評估及市場前景進行預測的情況下,以投資總額6130萬元為基礎,考慮高額利息計算出資產總額的方法沒有相關依據,根據總投資6130萬元,黎加強所占股份應為 2022.90萬元,扣除占用八二一廠流動資金403萬余元,以及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 600 萬元后,八二一廠也僅應支付1019萬余元,而實際支付1888萬元,多支付860余萬元。

二被告人玩忽職守的行為發生在1993年至1995年3月,損害結果從1995年3月雙方簽定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時就已經確定,資金的支付從1995年4月持續至1998年7月,本案的法律適用涉及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根據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構成玩忽職守罪。根據1999年12月25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第二條的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的規定,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的規定,玩忽職守罪的主體必須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而二被告人的身份僅是國家工作人員,不屬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范疇,故二被告人不符合該罪犯罪主體的規定,不構成玩忽職守罪,且其行為也不符合該法明文規定的其他犯罪特征。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從舊兼從輕原則,二被告人的行為不應適用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及1999年12月25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的規定,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公訴機關指控二被告人玩忽職守的事實成立,本案二被告人雖有玩忽職守的行為,并給國有資產造成特別重大損失,但根據從舊兼從輕、罪刑法定原則,不得對二被告人的行為定罪處罰,故其指控二被告人犯玩忽職守罪的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李循發及其辯護人蒲雨聲、被告人李永田的辯護人呂綠化關于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無嚴重不負責任的事實辯解、辯護意見,與審理查明的其在決策、增資、購股過程中的玩忽職守行為不相符,一審法院不予采納。關于被告人李永田及其辯護人呂綠化、被告人李循發的辯護人蒲雨聲關于在收購股份時扣除了占用八二一廠資金403萬元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的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的辯解、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第(二)項之規定,判決:一、被告人李循發無罪;二、被告人李永田無罪。

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的抗訴理由主要是.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玩忽職守的行為發生在1993年至1995年3月,損失結果從1995年3月雙方簽訂內部轉讓股份協議書時就已確定,二被告人的行為符合1999 年12月25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第二條的規定,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根據從舊兼從輕原則,應當適用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以玩忽職守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一審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經二審庭審,控辯雙方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原審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作為國家工作人員未按規定履行職責,造成國有資產遭受重大損失,二被告人玩忽職守的事實存在。二被告人玩忽職守的行為發生于1993年到1995年3月 ,資金的支付從1995年4月持續到1998年7月,根據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九條之規定,二被告人的行為構成玩忽職守罪,但1997年《中華人民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玩忽職守罪的主體必須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二被告人的主體身份是國家工作人員,故不構成199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的玩忽職守罪。根據199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從舊兼從輕原則,二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故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稱二被告人的行為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根據從舊兼從輕原則,應當以 1979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的玩忽職守罪追究二被告人刑事責任的抗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項即 “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抗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何德金

審判員王高休


審判員江  英

二00六年三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李  敏(代)

 

 

 

 

 

 

 

 

 

 

 

 

 

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檢察院

起訴書

廣區檢刑訴【2005】71號

被告人李循發,男,生于1937年10月15日,漢族,大學文化,身份證號碼:510802371010103,,湖北省武漢市人,1992年6月至1999年11月任國營八二一廠長,1993年5月至1997年5月兼任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董事長,現退休。住四川省廣元市市中區三堆鎮國營八二一廠宿舍。2003年8月19日因涉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廣元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2月3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李永田,男,生于1941年10月10日,漢族,大學文化,身份證號碼:510802411010103,,吉林省榆樹市人,1990年9月至1996年10月任國營八二一廠總會計師,1996年11月至2001年1月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1997年6月至1999年12月兼任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董事長,現退休。住四川省成都市武候區小天西街一號華西賓館宿舍。2003年8月18日因涉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廣元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依法逮捕,同年12月31日被廣元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現在家候審。

本案由廣元市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涉嫌國

有企業人員失職罪,于2003年11月21日向廣元市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期間兩次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廣元市人民檢察院于2005年5月24日 轉至本院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后,己告知二被告人有權委托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告人,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經依法審查查明:1992年12月,時任國營八二一廠廠長的李循發與該廠總會計師李永田等一行四人到廣東省南海市大瀝鎮雅瑤鄉參觀了雅瑤鋁型材廠,隨后與當地村民黎加強達成合作辦廠意向。1993年4月13日南海市大瀝鎮雅瑤聯合社派人和黎加強一道前往國營八二一廠,與該廠主要領導進行洽談,決定合作辦廠。同年4月28日,國營八二一廠派人前往南海市與黎加強簽訂了《五洲鋁型材廠聯營合同書》,約定總投資3376萬元,其中第一期工程投資總額2776萬元,國營八二一 廠認股52%,出資1451.6萬元,黎加強認股48%,出資1324.6萬元,合同還明確了董事會成員,由李循發任董事長,黎加強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李永田于1993年10月被任命為董事,在對該項目建設既無設計,又無概算和預算的情況下,即約定以2776萬元的投資總額由黎加強總承包,實行“總費用包干,節約歸己,超支自負”,李循發又于1993年7月、11月和1994年4月三次主持召開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調整投資規模商討會”,應黎加強的要求,在未經考察論證和概算、預算的情況下,分別增加投資1500萬元,1800萬元和54萬元,將工程投資總額擴大為6130萬元。1994年4月,李循發代表國營八二一廠與黎加強和雅瑤經濟聯合社簽訂了《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聯合經營補充合同書》,增加雅瑤經濟聯合社為股東,將工程投資總額調整6130萬元,將認股和出資比例調整為八二一廠占52%,黎加強占33%,雅瑤經濟聯合社占15%,其它內容基本不變。其后,國營八二一廠應投資3187.6萬元,雅瑤經濟聯合社應投資945萬元陸續全部到位,而黎加強應投資2022.9萬元,除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600萬元,其余投資未入鋁型材廠的帳、 1995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派往鋁型材廠的幾位副廠長均向李循發提出黎加強在建廠過程中存在著投資不到位、擠占國營八二一廠生產流動資金,收支不入賬以及在立經營管理中存在的諸多問題,認為不宜與黎加強繼續合作,李循發遂決定收購黎加強的股份,經多次討價還價,與黎加強簽訂了“南海市五洲型材廠內部轉化股份協議書”,按黎加強以項目總投資的33%計算,黎占有股本金約2022.9萬元。但協議不僅未扣減黎加強占用國營八二一流動資金403萬余元,反而以2488萬元收購黎加強股份,在此基礎上抵扣黎加強以鋁型材廠名義貸款600萬元,國營八二一廠自1995年4月至1998年7月將收購股本金1888萬元全部支付完畢。

經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司法會計鑒定確認,1993年4月至1995 年3月,國營八二一廠原主要領導李循發、李永田在南海廠的決策,

投資、購股過程中,共計造成國有資產直接損失為8,682,129.12元。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如下:中央審計署移送處理書,審計證據材料,證人證言,有關帳目、協議書,四川人眾會計師事務所報告書等,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亦供認不諱。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循發、李永田在分別擔任國營八二一廠長和總會計師期間,在廣東省南海市五洲鋁型材廠的決策、投資、購股過程中,由于嚴重不負責任,致使國有資產遭受特別重大損失,其行為均已觸犯《中華人民關和國刑法修正案》第二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

楚,證據確實、充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之規定,應當按照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以玩忽職守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四十一條之規定,特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此致

廣元市市中區人民法院

檢察員:游斌   

代理檢察員:向德榮

二00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附注:

證據目錄、證人名單;

主要證據復印件;

被告人李循發現取保候審在家;

被告人李永田現取保候審在家。


技术支持: 四川圣百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管家婆一肖中特高手论坛 金勺子配资 任选9场 北京时时彩 千里马配资 快播香港三级片 辽宁11选5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期货配资 鸿满仓配资 球探比分即时棒球比分直播 深圳风采 上海快三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财牛汇 嘉盛配资 日本av排行